朱哲琴-报纸专访 - 4只小丑飞过2个巡演马戏团

乜自我介绍?

名前:42forto / 亲愛的小丑 / 不留言会死星人乙

常年八卦,间歇花痴。吐槽九州,欠到发指。
墨水半桶,浅尝辄止。天上天下,无所不至。
死啃古籍,忽视新番。流窜偷窥,满塞硬盘。
囤积资料,文艺装逼。宅潮之间,游走艰虞。

特技:废话多=FHD=Females Hunting Devil

其实我只是个死跑龙套的搞笑艺人
—_________________,




用绘图板做的废柴LOGO,请随意。


杂耍web counter次戏法
99999位入场请截图留言




【友情推广】空陆
自制文字恋爱游戏(非同人)
我已经全攻略,你们快来玩!剧本可是睡鼠写的哟!




≯節目單

≯發票簿

≯貴賓席
___________哟友链点我____________

  |  [圆顶帐篷]  |  Yiruma - Kiss The Rain  >>

08年后所有图片已补完,08年之前的日志图片可通过Url查看后刷新。

2005-07-31    朱哲琴-报纸专访 -

   南方都市报专访 在南宁国际民歌艺术节开幕式上,本报记者采访了朱哲琴。由于安排上的误会,朱哲琴预先并不知道要接受记者采访,经过记者的解释后,她才启齿。朱哲琴坦言,世界上每个人都是平等的,都应该受到尊敬,因而不应当因为个人的满意与否而给一个人定位。“我不会把自己放在公众人的立场,作为歌手的任务是为世界、为自己创造美好的东西,我要完成最真诚的音乐,其他的于我来说都是附带的。”朱哲琴很珍惜朋友间的相互了解与沟通,但与此同时,她又认为自己不会为了加大受欢迎程度而把内心感受遮盖,因为这对改变她的生活和提高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毫无意义,她追求的是从容与自然。
出于对音乐创作的严谨,朱哲琴每次出新专辑都经过一段长时间的酝酿,十年间她只发行了《黄孩子》、《阿姐鼓》、《央金玛》等三张专辑。她很喜欢民歌,但也喜欢差异(因为对流行音乐不了解,所以不作评论)。“在差异中才发现不存在单一的标准,不了解世界有多大,生活就会有局限与遗憾。"为了12月25—27日的演唱会"天唱人间",朱哲琴与其小组都正在紧张地做准备。对演唱会,朱哲琴不作任何承诺,但她会修改在香港演唱会的不足,只求展现十年后的朱哲琴,一个真实的朱哲琴。  
羊城晚报专题
17日下午,前来参加国际民歌艺术节开幕式的朱哲琴意外地召开了一个小型的记者见面会。朱哲琴依然是一身黑衣,长发飘垂遮住半面脸庞。她说话时脸上总是一副思索的表情,话语充满哲性。

不是西藏音乐的代言人

近来朱哲琴一直忙于准备明年的大型演唱会“天唱人间”,据称这将是国内第一个发烧级的演唱会。很少在晚会现场露面的朱哲琴称,她之所以会应邀参加民歌艺术节,是因为一直对民族风俗感兴趣。

当记者提到朱哲琴跟西藏音乐的关系时,朱哲琴相当郑重地声明:“我不是西藏音乐的代言人,这么称呼我是完全不准确的。就像斯皮尔伯格在上海拍片,你不能说那就是上海电影。”朱哲琴把西藏看得相当神圣,她认为,自己虽然在西藏生活过,也在歌声中表达过西藏带给她的感受,但她根本无法代表西藏音乐。

不喜欢现在的广州

朱哲琴在广州出生,目前家人也全部都在广州。朱哲琴从广州歌坛出道,记者问她是否怀念广州,她沉思片刻,答道:“如果我在广州呆上五天,我就想逃离广州。我觉得那里连空气里都充满欲望,充满嘈杂,已经不再是从前的感觉。”那么广州有没有令她留恋的东西,比如曾经跟她合作过的音乐人?没想到这却触发了朱哲琴的感叹:“广州的音乐人,现在很大部分都已经改行了。可能大家都会希望得到金钱和认可,于是失去了自己。”

做自己想做的事

朱哲琴的形象一直给人神秘之感,她的照片也往往是被头发或披肩围住面孔。记者问道:“神秘感是商业上的定位,还是自己个性中的确包含神秘感?”

朱哲琴的回答很酷:“别人怎么想我不管,我做我想做的。”朱哲琴称她从来没有以“艺术”为前提,唱歌只是为了表达心中的声音。
  北京青年报/邵延枫      朱哲琴:我的音乐与地域无关   公元2000年岁末,以《阿姐鼓》、《央金玛》饮誉国际歌坛的著名中国女歌手朱哲琴,将在北京北展剧场举行三场名为《天唱人间·朱哲琴@2001演唱会》,这也是由“将来世代国际财团”举办的《世界和平文化艺术盛典》的首场活动。

朱哲琴是一位什么样的歌手?她的音乐魅力何在?为什么她要用“达达娃”作为自己音乐的符号?日前,朱哲琴接受了本版专访———

我一直等待着那种声音,它是没有束缚的,没有既定形式的束缚,也没有门类的束缚,仅仅源于我们的内心深处。用什么来让我与这样的音乐有一种联系呢?刚好做完《阿姐鼓》后,何训田说下一张唱片可能会是国际性发行的,而我的名字就成了一个“问题”,因为说“英语”的人没法把“朱哲琴”这样的音念准,于是有了“DaDaWa”。

全世界的每一种母语里面都有“a”,“达娃”在藏语里是“月亮”,“达达”让人想到西语的“达达”———超现实主义,而“达达娃”的命名既不是东方也不是西方的,与我心中的音乐理念却很吻合———我喜欢的音乐并不是完全还原现实的,现实的空间往往容纳了我们,也同时成为我们的局限,它会让我们激动不已,它更常常令我们失望,对于一个艺术家来说,他一定会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那儿真正是自由的,不受任何现实的和非现实的规定,当初一读出“达达娃”这三
个音,不知怎么的大家都认定它属于我,超越现实又返璞归真;和我的音乐一样,这是机缘。

很多人常常会把我的音乐理解为一种专注于地域性的表达,以至于我不得不一再跟人家申明,我的作品与地域无关。可能我的血液里会天然地沉淀了我生命栖息地的草色土香,但我们从来没有试图用音乐还原某一处故乡山河。

西藏音乐在我们与它相遇之前、相遇之后都已经存在了,有着自己的意义和价值,其他人不管抱有多大程度的体认,也只能是对西藏音乐的嫁接、剪裁,甚至抄袭,它最多只是一个远远的背景,我们只能做自己的东西,如果有人由此想到西藏,那或许是我在那里感知到了人性中共通的什么。

我的音乐里没有哪一个段落、旋律或乐句是取自于藏族民歌的,唯一你能听到的只是些钟声、人声等等,我也不知道去过多少次西藏了,但真正令我追忆、怀念的不是某一个空间,而是人,他们在匮乏中展现的人生景象让我不得不重新掂掂自己生命的重量。

今年七月,我去了康西,那里的人非常贫困,村里刚有电,可是就在他们显然还不太习惯的灯影里,我感到只有这里才有真实的灵魂显现,它逼着你会想到仿佛另一个世界的自己。

我曾给我的西藏朋友们清唱过我的歌,他们当然不认为这是西藏的音乐,但有一点是相近的,那是音乐背后的单纯、不那么浮躁还有超越现实。

生活中我想自己还是蛮随和的,但对于自己不情愿的艺术创作,我都会拒绝,因为我更在乎心灵是否还能感应,而不是唱片是否还会夺标,如果我找不到自由表达的音乐方式,即使有千万人喜欢我的唱片,我也会选择改行,因为这意味着我的艺术已经枯竭。

我相信生命是一种机缘。就像我小时候的理想,是走遍天下,现在借着音乐我差不多真要天下走遍了。

如果马上要开始一次只有我一个人的漫长旅程,比如荒岛、沙漠,你问我会带谁的唱片同行?这很难说,喜欢的太多了,但我想我会带上本马拉美的诗,我喜欢他的诗和诗中的静谧。


 

Wag or Tag :  MSN Space。

大家要和谐有爱哟!

爱哟!


↓有什么想说还可以来这里的哟↓
【不留言的便都没·有·爱】

Tips:此留言板有时效性,重要留言请点击日志。 鞠躬感谢。m(_ _)m